南风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静声靠着墙站着。师傅说,人在台上,要走得“正”,而这所谓的“正”,要从小练起来,等身子骨长成了,就已经来不及了。
毕竟还小,站的时间长了自然受不住。“师傅。”静声开口,“你知道我娘长什么样吗?”又是这个已经问了千百遍的问题。正在闭目养神的老师傅慢慢睁开了眼。“你娘啊.......”老师傅拿起桌上的盖碗,刮了刮茶沫,喝了一口,“你娘,我也没见过。”他缓缓起身,拍了拍马褂,又道:“那是一个极其寒冷的冬天。本来我,我都呆在屋里,烘烘手炉。那天你大师兄出门扫雪,看到门前有一个小包裹,就饱了进来。这包裹里,就是那时的你。”他笑了笑,继续说,“没想到啊,已经长那么大了。”
静声听罢,眼神有一瞬的暗淡-所以,自己,确实是个没娘的孩子吗?
“你不用多想,好好学戏就行了。”老师傅拍拍他的肩,“你大概也累了,去休息会儿吧。”“是,师傅。”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