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

道长,考试结束了,该回来了吧。。再不回来,可就不等了啊。。。。

我就皮一下一下就好
【惊!新婚之夜竟聚众跳楼!】
出境:
两对狗男男【某人原话】和一个放风筝的妻管严~
【ps:欢迎来找我玩w~】

【碎碎念】

喜欢闪恩并不是因为所谓【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制服闪闪了】当时看史诗的时候就觉得他真的是在遇见了小恩之后在慢慢改变,他们之间的感情或许已经超过了所谓的友情所以在那时就觉得他们或许就像对相濡以沫多年的伴侣一样,所以因此也知道了闪恩。
并且在型月世界里的这两个人物,不论是一直自称为兵器的恩奇都还是原来的闪闪到贤王他们的故事都与彼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种超越了友情的感情我们没有办法描述便称之为所谓“爱情”
对于那些莫名ky的人,我们圈地自萌喜欢上了他们真的是抱歉,但他们真的太!好!了!

快要绝望时突然来的小恩他最好了【暴风哭泣】

为了那至今仍是遥远的理想之乡

      今天的迦勒底好像比平时更加热闹走廊上都是脸上洋溢着笑容的从者,似乎平时那些所谓的矛盾都散成云烟。
     “Master,2018快乐。”玛修已经换成了常服,站在立香身边。“啊,不得不说这些大佬们不炸平迦勒底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立香还沉浸在漫漫的喜悦中。【静】但可惜的是她这句话刚出口整个大厅都陷入了寂静。“诶。。。。。我说错什么了吗?!”“啊,并没有只是被突然用‘可爱’这个形容词有点不太习惯。”迦尔纳对着阿周那笑了一下,淡淡地说。“哈哈哈哈,不过看在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上,就原谅你这一次吧,小姑娘。”真.愉悦.英雄王喝尽金杯中的酒。“Master你没事吧。。”“没事只是突然不被称为杂修很激动而已”‘啊,激动到连标点都没有了’玛修叹了口气。
    大厅的最中间是黑白贞德,阿尔托莉雅一家和圆桌骑(niu)士(lang)团一众。他们好像是在举行什么类似“大胃王”的比赛。阿尔托莉雅s的面前已经堆起了高高的餐盘。“放心,我一定会重拾属于圆桌骑士团的荣耀!”真.阿尔托莉雅回头对身后一众说到。“啧。”莫德雷德扭过头:真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把骑士道和吃联系到一起的。但,这样也不错,谁知道呢。已经许久没露出微笑的莫德雷德不知为何微微上扬起了嘴角。真.阿尔托莉雅真好看到了这一幕:“莫德雷德卿,2018快乐。作为父亲,而不是父王。”“嗯,你也是,父。。。。。。。亲。”
      “伟大的英雄王。”立香走到了那个看似充满愉悦但孤独地喝着酒的英雄王面前。“哦小姑娘,叫我何事?”他放下纯金的酒杯。“我为你准备了一份特别的2018年礼物,可以跟我来一趟吗?”英雄王将信将疑地跟着立香走到召唤室。金色的光圈闪过,在召唤阵中出现的是一个有着金绿色头发的从者。“Servant Lancer恩奇都,请问你就是我的御主吗?”“挚友?!”那仿佛永远高傲着的英雄王此时已经说不出话。“吉尔,我说过不论何时,不论何地我们终将相见。”
“恩奇都先生欢迎来到迦勒底!”从者们不知和时涌进了召唤室。
“3”
“2”
“1”
2018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多多关照了,Master。”“嗯。”
“在时间的尽头,我们终将相遇。”
——————————————————————————
碎碎念:啊那个就是为了欢迎一下国服要出第七章了什么的然后别的文的话只能等待期末后了~
最后~祝大家~~~2018快乐!!!!

退圈抱歉。出了一点事。可能会回。。。大概

突然好奇恩奇都的眼睛到底是绿色的还是琥珀色的。。。。。求解。。。

由于可爱的筝歌自若 抢了电脑,不让我码字,要强烈谴责她 @筝歌自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