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可爱的筝歌自若 抢了电脑,不让我码字,要强烈谴责她 @筝歌自若 

霸图养老院的日常~2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

————————正文——————
       第二天,霸图经理 鉴于要打造贴近党的十八大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加队员和领导和睦的双边关系,共同建造有利于青少年【宋奇英】成长的团队环境,下定决心吧韩文清四人召集到会议室。不能被韩文清吓到,经理擦了擦额角的汗,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噗!!!”烫的!!
        “好了,今天的会议内容是......”韩队你能别再盯着我我了吗,还有张佳乐通知您能别一脸冒泡地刷手机了吗!经理满脸微笑,内心千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今天上午我收到了队员的投诉,说昨天,训练室里一直飘荡着一股魔鬼辣小龙虾的气味......”“是辣椒放多了的麻辣小龙虾。”张佳乐放下手机,认真改正到。经理抽个抽嘴角。“对,辣椒放多了的麻辣小龙虾气味。并且从韩队房间里,一直传来了......”“和♂谐的声音。”张佳乐面不改色地补充。“啊,是啊,和谐的声音。”张佳乐你怎么那么熟练?!“所以为了创造一支团结,平等,友善的队伍,建立一个有利于青少年成长的健康【画重点】环境,我建议......”经理偷偷瞄了眼韩文清和张新杰,等等张副你怎么害羞了?“我建议,每月韩队的易感期和张副的发情期,你们也许可以......可以到外面去......比如宾馆什么的......”“咳,还有什么吗?”韩文清咳了几下。“还有张佳乐同志请放下你的手机,不要再跟孙哲平聊天了。”“哦,但是我没有在跟大孙聊天啊!”张佳乐抬起头,一脸无辜。“那你一脸冒泡地在干什么?”林敬言推了推眼镜问。“我刚刚在刷网页啊,可好玩了!”
tbc.
猜猜二乐在刷什么网站?

期中考试考完了~话说想看召唤梗的后续捏~还是日常捏~我需要动力【咸鱼瘫】

Master不好啦 1

    据说一个萌新的必经之路是性转,段子,脑洞,车(bushi)

     今天的藤丸立香表示自己被震惊到了。“Master…”玛修不同于平常一样,正垂着头一脸生无可恋地捂着脸。等等帅哥你谁?我家旮底勒好像没有如此骚气的粉色头发的男性从者啊。立香表示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Mster.”哦很好罗曼你是不是又把卡池里的新从者给抽出来了。等等。“玛修?!”立香难以置信地看着身前的盾兵。“Master,先不管这些了,你快点到外面去看看!”立香瞬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我对于这个旮底勒迟早要被炸平的预言真的发生了。

  “杂修快给本王找一件像样的衣服来。”立香一出门一个黄金色头发的巨乳御姐就向她张牙舞爪地扑了归来。“吉尔你注意下形象。”哦原来是英雄王啊。立香不禁上下打量着,虽然说这位金皮卡自己也是“照顾”有加,但不得不承认自己也yy过很多次娘闪的尊容。嘿嘿嘿…

  “ENUMAELISH!!”无数条金色的锁链紧紧缠住了立香。“不是恩奇都先生我不是,我没有!”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立香还是偷偷往某位王身后瞄,好吧除了脸部线条变得更加柔和了一点以外,那身宽大的白袍把什么都给遮住了,虽然还是赏心悦目但是不露一点都不愉悦好吗?“Master?”恩奇都脸上的笑容愈发危险了起来。“杂修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还有,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眼看着盛怒的英雄王马上就要发动宝具。为了防止旮底勒真的被炸平,立香不得不向美索不达米亚黑暗势力屈服。“好的伟大的王,你在门口稍等片刻。”

   立香走进房间,“啪”地关上门。“这个女人又想干什么?”伟大的王烦躁地来回踱步,在门口的这些时间,他已经被无数人实行的注目礼,mmp看样子以后为了以防万一只能向那个老家伙一样天天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地了。

   “Master…”玛修担忧地看着从衣柜底部扒拉出一套低胸超短女仆装的立香。“恕我直言Master。我认为这样子您更容易被英雄王的EA捅死。”立香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放心吧玛修,我可是御主啊。”啊,这样的Master真可怕,玛修默默为某位英雄王点了柱香。“阿秋!”门外的吉尔迦美什打了一个喷嚏。“吉尔你看你穿那么少,感冒了吧。”恩奇都走上前。“还不是立香那个死女人到现在还没有给本王衣服。”

天天沉迷逛老福特忘记写长篇(bushi),下周就要期中了我为何像打了鸡血一般勤奋233~

无题

      很迟很迟的生贺
      “沐秋,祝你永远十八岁。”那年的叶修如是说,也许到了很久以后,他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更多的是无奈,是后悔。如果那个时候他没有一时兴起,如果他没有让他出门,如果......太多的情感交织在一起,千言万语还憋在心里没有说说出口,可是没有如果。
        2017年10月27日
      沐秋,你已经走了两年了,今天不是你的忌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很想你。杭州现在越来越冷了,门前的那几棵桂花开得挺盛的。你以前说过,你最喜欢杭州的秋天,最喜欢在秋天开的桂花,不知道在你那边还有没有这种金黄色的花。
      沐秋,你知道吗?上周你生日,大家都过来了。别人过生日都会老一岁,就你,永远在那里笑着,永远不会老去,永远在18岁,你说说你,以后沐橙老了,你这个当哥哥的还比妹妹年轻,也不怕被人笑话。
        沐秋,其实说了这么多也没什么用。如果你看得到,听得见的话,记得,天冷了,多穿一点衣服,别感冒了。记得有一年秋天,杭州这里不知怎么的变得特别冷。你早上出去的时候穿得不多,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发烧了,差点没把我和沐橙吓死。
        沐秋,那里一定比杭州还要冷吧,自己保重。
        沐秋,我想你了。

         叶修站在坟前,取出口袋里的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信纸。“苏沐秋,你为什么要走?说好要一起拿冠军的呢?你个混蛋.......”大颗大颗的泪水落了下来,未熄灭的灰烬随风四散。
          阿修,对不起,但别在我坟前哭,好吗?我怕我会舍不得。

霸图养老院的日常1

感谢某位大触在“哲学”交流时给我的梗 @筝歌自若 

人物归虫爹,ooc归我

震惊!飘满整个霸图训练室的小龙虾味竟然是!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张新杰推开窗,这样想着。洗漱完毕,套上昨天刚刚洗好的队服,走出了房间。嗯,六点零五分,正好。我们勤勉持家的张副队本着早睡早起身体好的态度,准备去各个房间叫早。

  “扣扣”张新杰敲了两下韩文清的房门。“韩……”一阵浓烈的麻辣小龙虾味扑面而来,呛得他一阵咳嗽,“咳咳……韩队你这是……”“易感期。”韩文清一如既往地面不改色地说。“哦。”张新杰抽动了一下嘴角,苦笑了一下。啊,他怎么忘了韩文清的信息素是麻辣小龙虾味的。今天又管不了张佳乐前辈了。

   张新杰带着一种赴死一般的表情径直走进房间,顺便带上了门。

——————————分割~———————————————————

“嗯?老林,你不觉得俱乐部里飘荡着一股很浓的小龙虾味?”张佳乐抬起头,嗅了嗅。哇,二乐你这个动作真符合你的性格呢。林敬言在心里默默地吐槽。“额……好像辣椒放得有一点多?!咳咳……”“对了老林,我们也好久没有吃小龙虾了,晚上去吧。”“哦。”很好果然张佳乐还是对吃更有兴趣。

     晚上张佳乐和林敬言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从房间里出来的韩文清。“韩队你在小龙虾底料里滚了一圈?”“……”韩式无语。林敬言看着半掩着的房门和越来越浓郁的重辣小龙虾味,嗯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论召唤出阿周那的正确方式

     人物归万能的卡池,ooc归我~啊,今天的我终于有阿周那了。。。(。•ˇ‸ˇ•。)

     今天的迦底勒也是风平浪静的一天(当然除了某大型金毛犬类被他的挚友踹下床之外)
      “恩奇都!这已经是你这个月第三次把我踹下床了!”英雄王大步迈进了会议厅。“嗯,但是吉尔你还是没有友善地对待未来和过去的你呢~”身边的绿发青年微笑着开口。“哼,那两个杂修居然想抢夺你属于我的所有权【blablabla】”英雄王嘟囔着做到了自己的同体【(。•ˇ‸ˇ•。)】身边。“早啊~”“嗯。”贤王打了一个哈欠,点点头。“早啊恩奇都先生,今天也去买一些新鲜的面包吧~”幼吉尔歪着头。“好啊~吉尔也一起去吗?”“哼!”伟大的王把头扭到了一边。恩奇都轻笑了一声,虽然这个世界的吉尔和他原来认识的不太一样,但是,好像这样也不错呢。
       “哟~另一个太阳的~早啊。”“啊,早上好。”迦尔纳还是一如既往地没什么表情,找到一个空位就坐了下来。接着,阿尔托莉雅家族和由梅林带领的一众从者纷纷落座。
      “那,Master今天招集大家是要宣布什么事情吗?”“啊~小贞德真是心急呢~”黑贞把玩着手中的笔。“吵死了,黑色的。”“啊......是这样的...”立香小心翼翼地开口,偷偷瞥了一眼身边的迦尔纳,“我...我只是想把迦尔纳先生的弟弟召唤出来,请你们讨论一下方法。”
        众人开始沉默,所有人都知道,立香其实是个非酋,在座的所有五星级四星从者都是被她用“奇怪”的方法召唤而来的。
        “阿周那...好像很喜欢吃咖喱。”迦尔纳认真地思索了一阵提议。“这好像不行呢。”立香苦恼地抱住了脑袋。“既然是迦尔纳先生的弟弟话,那件连体黑丝怎么样。应该也算是一个圣遗物。”阿尔托莉雅一脸严肃。“那是黄金甲,美丽的骑士王。”迦尔纳愣了愣,答到,“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介意.....“不,迦尔纳先生!请你收起这个危险的想法。我相信这样应该更容易召唤出您父王,伟大的太阳之神苏利耶。”立香如同一条咸鱼一般趴在桌子上。“那,阿周那先生以前有什么喜欢的书本吗?”童谣坐在梅林膝上,仰头问。“嗯,按喜好来的话,也许也可以呢。”梅林摸了摸童谣的头。“喂...说好的圣遗物...”“阿周那小时候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书。但后来貌似特别喜欢钻研人体生理,一直在看这样的话本...”“好了...别说下去了...”立香无奈地打断,敢情阿周那是对你有兴趣啊喂。“魔法少女迦尔纳怎么样?”伊利亚激动地站了起来,“迦尔纳先生的女装!我期待好久了!”黑贞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听上去还想不错?!
       迦尔纳犹豫了一会儿:“如果这就是Master的愿望的话...”立香抹了抹不经意间流出来的鼻血,“好的迦尔纳,我以令咒...”“Master!!!”玛修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卡池发生了异动!阿周那先生好像在很生气地跑过来!”“!?”
        “迦尔纳的女装只有我能看!你们想对他怎么样!?”阿周那伸手把迦尔纳护在身后。“阿周那?!”【小太阳式蒙逼】“印度河英雄,请你先冷静,我们并没有相对迦尔纳先生做什么。”恩奇都扶额。“啊...不管怎样,今天就举行阿周那先生的欢迎会吧~”【Ps:立香已激动到昏厥】啊~终于凑齐印度骨科了呢~
        卡池边的罗曼医生摸摸收起圣晶石包裹,嗯,果然这才是召唤阿周那的正确方法呢。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静声靠着墙站着。师傅说,人在台上,要走得“正”,而这所谓的“正”,要从小练起来,等身子骨长成了,就已经来不及了。
毕竟还小,站的时间长了自然受不住。“师傅。”静声开口,“你知道我娘长什么样吗?”又是这个已经问了千百遍的问题。正在闭目养神的老师傅慢慢睁开了眼。“你娘啊.......”老师傅拿起桌上的盖碗,刮了刮茶沫,喝了一口,“你娘,我也没见过。”他缓缓起身,拍了拍马褂,又道:“那是一个极其寒冷的冬天。本来我,我都呆在屋里,烘烘手炉。那天你大师兄出门扫雪,看到门前有一个小包裹,就饱了进来。这包裹里,就是那时的你。”他笑了笑,继续说,“没想到啊,已经长那么大了。”
静声听罢,眼神有一瞬的暗淡-所以,自己,确实是个没娘的孩子吗?
“你不用多想,好好学戏就行了。”老师傅拍拍他的肩,“你大概也累了,去休息会儿吧。”“是,师傅。”

戏 第一章(部分)--转轴拔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静声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戏班子的,自从他记事起,好像就一直跟着老师傅学唱戏。他甚至不知自己的爹娘是谁。
        常常向师傅提起,但每次他都是笑笑,从不回答。
         小小的静声就这样长大,最后出落成一个清秀的少年。
           师傅看他扮相娴丽,便教他唱花旦。一个不大的少年就这样天天站在院子里,吚吚哑哑地唱着。
           那是戏班子的头牌还一般都是武生,对于花旦,人们好像总是戏子妓子不分,但当时的静声不知道,也最好不要知道。
           也是,本来都是下三流的活儿,也就差了一个字而已。